成功案例
集成解决方案 自研解决方案
首页 > 成功案例
持证街头艺人!交大毕业的他在上海街头吹了6年萨克斯
发布时间:2021-12-08 09:15:57 来源:火博网 作者:火博游戏

  6年前,华俊偶尔路过静安公园,被一名摆摊的手工艺人吸引,“在繁华热闹的上海街头,这样静静地摆摊,居然不会受到驱赶?”

  仔细观察,华俊发现摊主胸前的牌子——“上海街头艺人演出证”。凭借着自己萨克斯的功底,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:我能不能试试?几轮审核和考查后,2015年6月,他成为了上海第二批通过认证的街头艺人。

  华俊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艺术设计专业,在成为街头艺人前,他在梅陇文化馆从事群众文化工作,每天两点一线、朝九晚五。如今,他白天一身笔挺的衬衫西裤,从事群众文化工作;夜晚来临,他又化身音乐王子,在上海街头优雅地演奏萨克斯。

  华俊说,在上海街头表演,能圆自己的舞台梦,也能给城市添彩,仿佛在平行世界中寻找到另一个自我。

  一把萨克斯、一身酷酷的黑色行头、一头纹丝不乱的大背头,正在候场的华俊和很多人想象中的“街头艺人”有些不同。

  他与萨克斯结缘是在高三冲刺的时候。当时,父母为他准备了一把崭新的国产萨克斯。“每次学校午休,我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,哪怕5分钟,我也要打开箱子,摸摸金灿灿的乐器,哪怕什么都不会,吹一口气也开心。这也是我高考冲刺的动力之一。”进了大学后,他把所有的课余时间几乎都给了自学萨克斯。

  工作后,他也经常吹萨克斯自娱自乐,接触过一些商演。但他的内心一直有一个舞台梦,而街头于华俊来说,正是一个广阔的舞台。

  谈起自己的第一次街头表演,华俊依然兴奋,“是在静安公园门口,刚拿到资质特别开心,完全不紧张,就纯粹地释放自己。”

  被颁授街头艺人演出证时,丈母娘也特地到场见证了这一幕。他打趣说道:“在上海,尤其丈母娘一点头,你懂的,就有无限的力量。”

  因为路人不经意间投来诧异的目光,会让他觉得自己在别人眼中沦落为“卖艺的”。有人会用“卖艺”两个字来定义街头表演,他心态上难免有些害羞。后来他想了想,加入街头艺人队伍的初衷是什么?“是因为我热爱音乐,也通过了相关考核才持证上岗。欣赏我的表演不需要很高的金钱门槛,还能从中感受到艺术的魅力和快乐,我觉得非常有意义。”

  因为工作关系,华俊一般将自己的表演时间安排在周末。在每次两个小时的表演中,他喜欢演奏“萨克斯王子”肯尼基的音乐,因为很多中国人都是通过他的音乐知道了萨克斯。

  站在街头,吹着萨克斯,华俊看到过一名男子,对方左手汉堡,右手举着手机,电话那头的声音让他眉头紧锁。路过华俊,男子在他的旋律中停下脚步,放下手机,神情也放松了下来。

  “这个城市太忙碌了,我想让大家走在路上舒缓一点。”在街头表演,华俊的音乐治愈了不少人的心境。

  有一次,在吴江路表演时,华俊的眼角瞥到了一位年轻的观众,他的状态和旁人有些不同,魂不守舍的样子。这位观众足足站在那里一刻钟,静静地看着华俊表演。“演出结束后,他走过来说,今天遇到了一些比较难过的事情,是最倒霉的一天。‘我听了你的音乐,就觉得自己放开了,像是看了心理医生,被治愈的感觉。’”这样的评价让华俊非常感动。

  临走时,这位观众给了华俊一个拥抱,华俊说,这个拥抱很值得,因为无需多言,自己的音乐就能帮助到城市里某些失落的人,是一种幸福。

  上海的街头艺人需要严格自律,除了上岗前考核,还需要签署“不定价、不销售、不扰民”等14项持证上街的职业约定,并接受艺人自治的督导团队的监督与管理,注意职业形象,严格要求表演时的情绪和行为。

  华俊说,记得有次在地铁音乐角演出,一对年轻夫妻推着婴儿车过来,推车里有一个熟睡的宝宝。“我提前降低了音量,等这对母子走过,我再调回来。这位妈妈转身,还给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。”

  后来,上海街头艺人们聚在一起开会讨论,就把“为孩子调低音量”这条作为一项不成文的规定,“我们要成为城市的风景,而不能增加城市的噪音。”

  上海街头艺人表演早在2014年开启“破冰之旅”,从静安公园起步,如今表演点位扩展到30多个,遍布上海;而上海持证街头艺人从最初一批8人扩展到今年已有17批300余人,覆盖钢琴、键盘、吉他、萨克斯、小提琴、大提琴、长笛、尤克里里、箫、手风琴等30余种乐器演奏,以及剪纸、中国结编织、人像漫画、艺术气球等20多种手工艺展示。

  在上海持证街头艺人的队伍中,三分之二都是拥有高学历的80、90后年轻艺人,他们中有双学士、双硕士,还有很多海归。

  “上海街头艺人已经成为了城市的风景线,越来越多的高学历、高素质人群被吸引加入这个群体,这无疑是宝贵的财富。我也要为母校上海交大努力争光,人总是要向前看,满足于已经拥有的容易让人产生惰性,做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,不让自己后悔。”华俊说,做街头艺人不是纯粹为了收入,最主要的是实现梦想和对艺术的爱好,才继续坚持下去。

  靠自己的才艺,尽自己的努力,改变以往人们对街头艺人的偏见和误解,这是华俊的心愿。而从事街艺表演也更能让他清楚,老百姓对艺术的喜好是什么。“以静安公园这个点位为例,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老百姓来遛弯,他们最喜欢听经典老歌。我们表演的时候会针对性地安排这样的歌曲,很快能引起共鸣。”

  做街头艺人也能反哺华俊的本职工作。“我本身从事的就是群众文化工作,面对的也是群众。在街头艺人的演出中能找到本职工作的灵感,这也是相辅相成的。”

  如今,街头艺人持证表演成为上海日常文化生活中的“平常事”,而这样的“平常事”已经声名远播。

  一次,华俊代表上海街头艺人赴新西兰参加元宵演出,当地一位外国观众非常激动地在演出后来到后台,用一口标准流利的中文说道:“我在上海静安公园见过你们街头演出,没想到远隔重洋,在自己国家也再次遇见你们,我太激动了。我爱上海,你们是我对上海的美好记忆。”

上一篇:沈河区消防安全物联网监测信息化管理平台项目招标公告 下一篇:交通大学_词语_成语_